幽州州

【我看见了你。在那里,如影随形。】

你好。是英国人,中文不太好,请见谅,谢谢。

七创社:

由@七创社 授权@喵屋小铺 设计制作的金、格瑞、凯莉、雷狮、安迷修等角色日常潮服即将上架啦!

哪一款是你的菜呢?

目前官方WB和B站官方账号动态均有转发抽奖进行中!双份的幸运加成等你中奖!

全系列服装采用日常时装工艺面料,由七创社官方进行监修。

@喵屋小铺 全网独家预售,炸裂上线!双12首批预定购买顾客赠送限定初回特典!

点我→预售地址

【R乐】蔷薇庭园


私设有,ooc有。


-

正如大众的点评,RK是一个凡事都去敢于尝试的天才,比如说偷窃,那无非也只是他最拿手的事之一。他喜欢折腾,爱疯玩的人拥有一个自由放纵的灵魂,于是对小英雄的半路横杀出来手足无措,毕竟是个不好照顾的后辈,毕竟摩乐乐骨子里的冲动有三分之二是他给挖掘出来的。

哦,这下就算被瑞琪捉住都洗不清了。

-

他们有什么事没做过。

偶尔并肩作战,然后在别人看不见的角落里亲吻;寻找真理之光的旅途上彼此依偎,虽说总是互相嫌弃,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偌大森林的其中一棵树下共享一条被子;用鸽子捎信,明明好好写的是关于大局的消息,却演变成每日的问候。RK觉得他没有带坏小朋友,但实际上当一切的源头指向摩乐乐时,怪盗先生则会诚实地背黑锅。

这是什么?我们叫它刀子嘴豆腐心、本能反应也许是无数的其他,到头来不还是因为这个孩子。有时候无辜的孩子被训得惨兮兮,金豆豆不止地涌出,已经不算幼稚的RK会带着他出去溜一圈(不管他训得或者菩提),先是怕孩子哭多了脱水严重苦口婆心地灌水,买零食和漫画哄他高兴,拉着扯着偷偷一起暴揍库拉。两人度过一天时时间过得太快,到最后他们看完月亮升起的全过程(有时候是看电影),解决掉昂贵的限量零食大礼包(RK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方面上从来不亏待摩乐乐),疲倦的小英雄被送回天空树,晚安吻落在额头,这一天才真正结束。

他们很知足,心照口不宣的仍旧在打闹,暗地里的关系也始终没有威胁到双方之间的线。直到摩乐乐浑身是细碎的伤口,提着陈旧的行李箱两眼泪汪汪地登上飞艇,甚至连拉仔都无精打采时,RK才意识到自己低估了这份姗姗迟来的危机。

恐惧把整个世界所吞噬。

气候异常,干旱和洪涝,强烈的地震,死火山复活喷发,魔法元素失控,生物成片成片的死去,出现的奇怪组织,尼拉尔的预言。

世界就要崩溃了,RK。被他强制性涂了药绑了绷带的摩乐乐缩在白软软的被子里,金豆豆滴在上面变成深色的圆点,一副快要坏掉的样子。

尼拉尔说了什么。RK嘱咐鲁比把煮了的粥端过来,一勺一口地喂给摩乐乐。

——尼拉尔法师说——呸呸,这是什么啊!

——特意给你加了胡萝卜。味道怎么样?

——啊啥?一点都不好!糟糕透了!话说RK你不担心吗?

——不担心。RK似乎没想到摩乐乐会把话题引回去。摩乐乐你……好吧,虽然按照我们这关系说起来有点肉麻,但是你还有我。我会陪你一起去找解决的方法,一次不行就第二次第三次,至于那个奇怪的组织我也想办法毁了……别瞪我,好吧,是我们。

所以,我还在这里。

-

RK没想到摩乐乐的行李箱里装的是药品和古籍。古籍是尼拉尔的,那按照小家伙的说法,药品就应该是来自超(老)级(妈)细(子)心的骑士团团长。

实际上摩乐乐不应该自卑。RK是这样认为的。他受到的关爱很多,一路上会有无数人为他不急回报的付出,好歹他也是付出者中的一份子,也始终明白。

他有时候会想,如果没有正义之魂的实验,没有碰到摩乐乐,作为RK,不,是凯恩的未来将是如何。而过去都是假的,回忆是条没有尽头的路。

给摩乐乐的那些情感早已分不清了,究竟是什么样他懒得猜测。毕竟无论如何,过去的凯恩和当下的RK始终会做出的选择就只有一个,只因为那个选择的开始和终结只通向摩乐乐。

对,摩乐乐,正义之魂的分支点,摩尔庄园的乐乐侠,人们口中的英雄,他的起点。摩乐乐是值得的,温柔善良的孩子谁都爱,谁都会被他吸引目光,谁都会不由自主想去靠近,身处黑暗里的人会,就更不要再讲其余人了。

-

真理之光数次反复唤醒,答案终究是同一个,和尼拉尔的预言一样——你们无能为力。

RK在给摩乐乐做伤口处理。诡异的绿色液体虽然让小家伙的痛觉放大了不止百倍,但药性却是实打实的厉害。

他明白摩乐乐为什么这么拼命。孩子从年幼无知时就早早失去至亲,所以成长路上遇见的形形色色的人他会更加珍惜。世界就要崩塌,那些人会离他而去,这时你认为孩子会号啕大哭吗?答案是否定的,他将站起来,用自己的双手捕捉几近稀释的希望,不明方向的在深渊中闯荡。鲁莽变为他的劲头,勇气来源于坚定的信念,力量则由孤独供给。

你会死吗?小家伙安分守己地缩在RK的怀里,冷不丁来一句。破败的宫殿在地底深处,阴冷而潮湿,一大一小就只好呆在一块取暖,虽然只是怪盗先生单方面的充当暖炉作用。他们不知道资源还能坚持多久,亦不知道这段时间中何时才能拿到真理之光真正的答复。

——不会。他没有犹豫。摩乐乐小朋友,如果你想继续和我扯些无聊的话题那还不如休息一下。

——啊,不是。小家伙尴尬地摸了摸鼻子,他显得对RK有些不相信。

——RK你是很强大啊,但是我又不清楚你强大到了哪个地步……别瞪我啦!我只是在关心你好不好,真是的…好歹……嗯,那啥……你对我很重要啊。

——哦。

——你为什么这么冷淡啊?!

——我没有。别看他一脸面无表情,实际上怪盗先生现在比小英雄更加尴尬。

-

罗伯特·凯恩给摩乐乐的留言(泛黄的纸上开头写着特大号的歪歪扭扭的字)。

见纸安。(此处原本是“小英雄”,但被划掉了)摩乐乐。

这是最后一次,明天我就不会再留言给你了,其余的那些我也会烧毁。

你应该表扬我,虽然仍旧是那个答案。我不知道他们过得怎么样,但是我想一定是幸福美满,毕竟我努力了这么久,对,不是你,不是我们,是我,所以快点亲我一口(皱巴巴的,似乎有水打湿过)。

我想了很多事,其中有关于你的。

(前面的“于是时间漫长”划掉了,笔的印记很深)你本该死去吗?这个问题很困扰我。

你不应该死。你还有重要的
(“家人”划掉)人在外面的世界里(后面有一段很长的句子,被特意从纸上扣下了)。

你应该死。因为你活了将近百年。不是怪物(专门画了添加符号的四个字)。

所以我想到结局的时候真的很惊讶啊,摩乐乐。还记得那首诗(“诗”字描了很多次)吗?调子诡异的要死的那个。

他来了。
受宠爱的孩子从门的另一边踏入此世界。
蓝色的生机充当了观的代替物,那里装着一整片天空。
灰色的,金色的,白色的。
从一切初始至万物逝世,他迎来死亡。

所以那具棺材是你生命的终点,蔷薇庭园是你原本会回到的地方(笔印很重的一句话)。好了,摩乐乐,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哭的撕心裂肺,别这样,我还没死,小英雄的眼泪那么贵我还指望卖钱养家糊口,毕竟我现在身无分文。(句末画了个鬼脸)

摩乐乐,我只有你了。摩乐乐,你只有我了。

我们出不去,别人也过不来。通过“门”的要求我们都不符合——真理之光不会放走将死之人和生之人,这是蔷薇庭园的规矩,是“世界”的法则,是这边“世界”的主准则。

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

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

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

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

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

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

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

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

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

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

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摩乐乐。

我想再看看你,我想再抱抱你。我想再亲口叫你的名字,不是用墨水和笔来表达。

摩乐乐,我还没有死。我只是会变成一堆白骨而已,和你一样。

-

我回首前尘往事,犯下重罪的小笨蛋,我想跟他沟通让他明白,但我办不到,那个少年早就不见了,只剩下我垂老之躯。